诡行天下

耳雅

首页 >> 诡行天下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虚界巫师 创造至高 尸王小道长 深夜书屋 意识轮回 恐怖故事群 逆反之罪 旱魃神探 神魂之判官 人小鬼大
诡行天下 耳雅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

第43章 传家之宝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赵普看着仵作房里的那些尸体,还有血淋淋脏兮兮的房间,公孙穿着一身白,正忙着验尸,莫名觉得不痛快起来,“做什么不好,偏要做仵作,整天跟些个尸体为伴。”

赵普独自一人靠在门口生闷气,公孙抬头看到了,见他一张脸青吁吁的好像不太舒服,还以为他看到那么多尸体反胃呢。

“赵普,嘘嘘。”公孙跟赶狗狗似的对赵普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玩会儿。

赵普有些无力,“那什么……书呆,你要不要出来喘口气,里头的味儿不恶心么?”

“那也没办法啊。”公孙继续验尸,“我早一天验完,就早一天有线索,也好早一天让冤案得雪啊,毕竟死了那么多人呢。”

“嗯……”赵普蹲在门槛上面,盯着公孙看。

“看什么?”

“没。”赵普坏笑,“书呆,你的背影好像菩萨……”

话说完,就见眼前寒光一闪,赵普赶紧抬手接了,原来公孙顺手就把小刀飞出来了。

赵普二指夹着刀拍胸口,“乖乖……亲亲,你想要为夫的命啊。”

“你再胡说八大?!”公孙刀子叉子镊子恶狠狠瞪着赵普,“整天就知道讨便宜!”

“嘿嘿。”赵普乐呵呵走过去,将刀放在了公孙手边,伸手从后面将他搂住。

“喂。”公孙好看的凤目斜了他一眼,“别闹!”

“咱们休息一会儿总行的吧。”赵普轻轻戳公孙的腰,“要劳逸结合么。”

公孙挣扎了两下还是拗不过他,最后只好放弃了,白他一眼,“你就知道闹!”

赵普坏笑着,“我们找个地方放松下?”

公孙踹了他一脚,“你放松了我就没法做事了!”说着,掰住赵普一根手指头,“手拿开,出去喝杯茶倒是真的,我想吃东西,饿!”

“我给你吃!”赵普还是往上腻,上手又上嘴,公孙踩他,“这么多死人看着呢,你还真有心情!小心天打雷劈。”

赵普脸皮厚,拉着公孙出去坐,洗手喝茶,正经的了,虽然说案情要紧,但是每天都有不幸发生啊,老天爷都管不了的事情,没理由让他家公孙劳心劳力的。

公孙和赵普到了院中吃茶休息,又聊起了案子来。

“嗯……又是死了那么多人,没意思。”赵普单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茶杯,“你说这凶手真有意思啊,装神弄鬼杀了那么多人……估计深仇大恨了。”

“其实仔细想一下,杀那么多人,报仇、或者是为了灭口。”公孙双眉紧锁,“无外乎那么几个理由啊。”

“其实理由只有一个。”赵普淡淡一笑,“为了自己而已。”

公孙愣了愣,见赵普显得兴趣缺缺,就伸手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也有为国为民的呀。”

赵普听到这些,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懵住了,盯着公孙看了良久,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有些轻挑地去摸公孙下巴,“嘴这么甜啊?来,亲个!”

公孙掐住赵普的腮帮子不让他靠近过来,将最后一块茶点塞进嘴里,跑进仵作房继续验尸了。

赵普看他跑得轻快,笑着将桌上公孙刚刚喝过的杯子拿起来,品了一口……感慨,果然甜啊。

放下公孙和赵普谈情验尸不提,这厢白玉堂已经带着小四子到了嘉善楼外头。

这嘉善楼很是气派,据说这楼还不是有钱就能进的,需要有关系,也就是说,这楼是整个兴化县几户乡绅私下聚会的场所。

白玉堂带着小四子,在正午左右到了楼前,门口已经有李非常的家人在等了,正是昨晚那位掌柜的,见人来了,赶紧往里头请。

白玉堂微微皱眉——原本还准备这李非常不来了找家人代劳,没想到真的来了……这世上还真有满门被灭了,还没心没肺做买卖的人啊。

展昭在楼顶上看着,刚刚他掀屋顶找了,李非常就在楼顶的雅间里头,正悠然自得地品酒,还有一个小倌抚琴。

这小倌长得是青葱少年模样,有几分脂粉气,气度风华跟白玉堂是完全没法比的。展昭倒是松了口气,李非常既然喜欢那个类型……那应该不会对白玉堂有什么心思吧?

转念一想,展昭又泄气,要自己那么着急上火做什么呢?白玉堂行走江湖多少年了,觊觎他的人不少,武林高手王公贵族他都能摆平,何况这小小一个李非常。

很快,房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音,李非常说了声,“请。”

门打开,掌柜的带着白玉堂和小四子走了进来。

“哦……白公子!”李非常赶紧站起身相迎,“请坐请坐。”

白玉堂将小四子抱起来放到桌边坐下,自己才在他身旁坐了,抬头,就看到李非常面色红润坐在对面,手中有酒,桌上有菜,一旁有抚琴少年。

白玉堂暗暗替他死了的那几个妻妾可惜——郎心如铁啊。

“白公子,昨晚受惊了。”

出乎白玉堂的预料,李非常自己倒是说起昨晚上的事来了,“我还听下人说,白公子功夫了得。”

展昭微微皱眉——糟糕,会不会身份暴露了?毕竟白玉堂的身份,衙门里头的衙役也知道的。

“我原本以为,李公子会将今日之约取消,毕竟出了如此大事。”白玉堂见他说破,就也反问他。

“呵呵。”李非常倒是笑得坦然,“无妨,我又没死。”

白玉堂一愣,身旁小四子眉头皱了个小疙瘩,这个人好无情哦!

“都是骨肉至亲,死于非命,李公子这种反应的确奇特。”白玉堂端着茶杯喝了起来,莫名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江湖气息。可能和展昭在一起待得太久了吧,对这种无情无义的冷酷言辞有些不适应了。白玉堂想到这里就出神,展昭这人……有情有义。冷漠无情的,无论功夫多好,都不是真英雄,白玉堂始终这样觉得。

“人总是要死的么。”李非常给小四子端上了几份点心,说起来就好像别人家人死光了似的,“他们死了,我伤心他们也不会活过来,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下去。”

白玉堂冷冷看了看他,没说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吧。

小四子听着难过,“那你不想他们么?以后都见不到了哦!”

李非常笑了起来,“还是那句话,既然已经死了,想也没用。”说着,伸手轻轻一搂身边过来上茶小倌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笑着对小四子道,“往回看的人,注定要错过前面的风景,人生苦短,不用为别人的事情太在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他搂着那小倌摸索,少年脸上露出羞赧神情来,却还是不时地打量白玉堂。

小四子皱皱鼻子,这个李非常讨厌死了,这么自私。想到这里,边转眼看了看白玉堂,他脸上依然没什么变化,继续喝茶。小四子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白玉堂的时候,他一身白,用内力将一大桶水给冻住。那时候,小四子就觉得白玉堂好冷好冷哦,会不会也是个很淡漠的人?于是那天他伸手摸了摸白玉堂的手心,是温热的。

白玉堂和展昭有些地方反差很大,但是有的地方却很像……小四子最喜欢他们温暖的手了。这个李非常那样的想法不对,什么叫人生苦短别在意别人的死活。九九每年都会带着影卫们去一个很大的墓地祭拜,据说那里都是死在战场上的,赵家军将士们,还让自己和小良子挨个叫磕头叫叔叔伯伯。九九他们经常说,活着的人,将死了的亲友忘记就是背叛。人要往前走,并不一定要忘记过去!要将离去的人藏在心底,那样他们就一直都在,一直陪伴着你。

李非常见小四子的神色,就知道小家伙不喜欢自己,也无所谓,他对这么小的小孩儿可没兴趣。

白玉堂放下茶杯,有些不耐烦,“我是来看古绸的。”

“哦,我带来了。”李非常说着,轻轻一招手。

身后有一个随从托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走了进来,将盒子放到桌上。

展昭在房顶上,耐着性子看,幸好李非常没做什么特别的举动,而且就凭他刚才那几句话,白玉堂眼中的厌恶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想到这里,展昭继续甩头,真烦啊,整天胡思乱想,白玉堂喜欢谁讨厌谁,原本就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

李非常将那乌木的古旧匣子打开,只见里头有一卷朱红色的绸缎,这绸缎也不知道是怎么晕染的,色泽鲜艳,精致的树叶花纹精美别致,轻轻一碰,如同风中摇曳的树冠。

展昭远远从房顶上往下看,就知道白玉堂这次肯定要破费了,这东西真是宝贝啊!

小四子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他经常出入皇宫,也算见过不少好东西了……不过这样子的绸缎他真是头一次看到。

白玉堂就见这绸缎朱红之中还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泽,似乎用了极细的金丝一起织。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头发丝一般细的金丝……可能做到么?

“哈哈。”李非常看到白玉堂的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白公子好眼光,这绸缎乃是家中祖传的宝贝,上古珍品。”

白玉堂听后心中一动,他和展昭同时想到——这李纲钱大有之流,发迹之前都是地痞无赖,一文不名,哪儿来的传家之宝?

“既然如此珍贵。”白玉堂不解,“李公子也不缺钱,为何要卖?”

李非常笑了起来,别有深意地说,“大概……我和白公子有缘吧。”

白玉堂心说这算什么理由?想搪塞也找个好些的借口么。

屋顶上展昭可是眯起了眼睛——套近乎!

“另外,如果白公子真有门路能为我将这绸缎推荐入宫,那我李记绸缎,可就有机会名扬天下了。”

“莫不是古绸不止这一匹?”白玉堂好奇,“不然就算推荐给他人,也没法买了不是?”

“哦,白公子放心,我李记已经能够自己做这种绸缎了。”说着,伸手轻轻碰了碰嘴唇做了个“嘘”,小声道,“这是秘密,我只与白公子说了,白公子,可要为我保密哦。”

白玉堂暗暗皱眉,又低头看了看那卷绸缎,这巧夺天工的技艺如果真的被李非常掌握了,那富贵荣华可就真的离他不远了。只是……早就掌握了这技艺的话,完全可以将绸做出来卖了再说。每年朝中都有人在各地搜罗稀罕玩意儿进贡入宫中,他的绸缎如果卖出了名气,自然会有人找上门,酒香不怕巷子深么!何须通过如此拐弯抹角的法子?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被刻意隐瞒了。

“白公子……”

李非常开口,打断了自顾自出神的白玉堂,“可有兴趣?”

“哦……”白玉堂点头,“多少银子?”

“白公子,开价吧。”李非常再一次出人意料。

小四子眨眨眼,仰脸看白玉堂——白白,这个人是不是脑袋不太好使?

“我开?”白玉堂也吃惊。

展昭在房顶上听着觉得蹊跷——这李非常真的是很古怪啊!总觉得是在算计什么。

“白公子不用跟我客气。”李非常靠在桌上,盯着白玉堂低声说,“只要是白公子开口,多少银子,我都肯卖。”

白玉堂一愣,展昭摸了摸身上,后悔刚刚怎么不跟公孙要一包泻药带来呢?可以洒在李非常的酒里头,这个登徒浪子啊!

白玉堂刚一开始有些生疑,但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这种阵仗,不慌不忙问小四子,“小四子,你说呢?”

小四子眨眨眼,要自己开价啊?!

白玉堂见小四子抓着后脑勺犹豫,就问李非常,“我让他开,没问题吧?”

“当然。”李非常似乎是多少银子卖了这传家宝都无所谓,展昭抱着胳膊,心说,这是传家宝啊还是烫手山芋啊?怎么感觉不值钱的样子?!

小四子摸摸自己的小荷包,这个……要多少钱呢?!想来想去,一狠心,“嗯……一百两银子!”

白玉堂轻轻扶了扶额头,嘴角轻轻地抽了抽,展昭捂着嘴以免笑出来,心说,好样的小四子!还说多了,刚刚应该说十两银子!

小四子说完了,看白玉堂,心说,会不会贵了?毕竟在他看来一百两银子已经很多很多了,他把爹爹给赵普,嫁妆也才花了一百两。

“啊……阿嚏。”仵作房里头,公孙一个喷嚏打了出来,赵普赶紧上前献殷勤,“书呆,你冷啊?我们做暖身运动?”让公孙一脚踹了出去。

……

“哈哈……”李非常却是笑了,点头,“好!就一百两。”

白玉堂微微皱眉,果然有问题。

展昭也觉得这李非常定然是打了什么鬼主意。

“这么便宜就卖了传家宝?”白玉堂抬头看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去的李非常。

“呵呵。”李非常从容一笑,低下头,靠近白玉堂说,“我说过了,我与白公子投缘,只要白公子开口,我什么都照办。”

一旁小四子赶紧拉着白玉堂往后靠,太近了,讨厌,嫑被口水碰到,白白是喵喵的!

李非常说完,笑着道了声告辞,让掌柜的收了银子后留下绸缎,离去了。很快,他出了嘉善楼走远,白玉堂在窗口看着,双眉紧锁,又打开了那匣子,拿出里头的绸缎仔细看。

这绸子如同一卷冰丝一般,放在手中轻如无物,光泽艳丽流光如水,绝对是稀世珍宝,别说一百两,一万两都不贵!

“这李非常怎么回事?”

这时候,展昭从窗口跃了进来,“好像有意要将东西留下!

白玉堂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忽然,就听到房上“咔哒”一声,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有人?!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m.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反转人生[互穿] 盛宠之嫡妻归来 飞天 病娇毒妃狠绝色 斗罗大陆 五月泠 武炼巅峰 骄傲与傲骄 道君 全职高手 间客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造化之门 重生八零甜宝妻 魔临 我绑定了神医系统 神背后的妹砸 佛堂春色 火影之宇智波容霖 恶魔法则
经典收藏 尸王小道长 人小鬼大 深夜书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魔临 诡行天下 虚界巫师 阴府真君 逆反之罪 恐怖故事群 意识轮回 神魂之判官 创造至高 旱魃神探
最近更新 逆反之罪 创造至高 阴府真君 人小鬼大 深夜书屋 旱魃神探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神魂之判官 尸王小道长 虚界巫师 魔临 诡行天下 意识轮回 恐怖故事群
诡行天下 耳雅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