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行天下

耳雅

首页 >> 诡行天下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恐怖故事群 尸王小道长 阴府真君 创造至高 神魂之判官 深夜书屋 魔临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意识轮回 旱魃神探
诡行天下 耳雅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

第94章 二公子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少爷!”

开封府城外的官道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书童背着个小包袱,边跑边嚷嚷,“少爷你在哪儿啊?!”

他身上穿着干净利索的蓝布短衣,眉清目秀的,头上扎着一个髻,包着块蓝色的文生巾,一看就是书香人家的小书童。

跑到了一棵大树下,小书童坐下喘气,“累死了……少爷啊!”

“吧嗒”一声,一枚枣核丢下来,正中他脑门。

“哎呀!”小书童捂着脑袋仰起脸看了看,就见一个十八九岁的书生正坐在树枝上,对着他乐呵,“嚷嚷什么,小心把狼招来。”

“少爷你别瞎说,这开封附近哪里有狼?!”

那书生咔咔两声又吃了个枣,吐出枣核一蹦,从树上下来了……伸手敏捷,对书童一招手,“走吧。”

“少爷。”小书童跟上,小声问,“咱们就这么进开封府,行不行啊?万一被发现了咋办?”

书生看看小童,“有什么不行?我是去考试的,又不是去作奸犯科。”

“老爷说了不让你考秋试也不让你做官。”书童嘀咕。

“切,咱们不让爹知道不久成了。”书生还有些不服气。

“那怎么成啊,开封府就是老爷管着的。”书童嘟囔了一句,“少爷我可不管啊,万一被老爷抓住了,就说是你骗我来的,我可怕他老人家那张大黑脸。”

那书生望天摇了摇头,略带不服地说,“我爹也是十八岁进士及第,殿试第一名获封龙图阁大学士。我今儿个非也要靠上个状元郎,好扬眉吐气。”

“老爷不愿意你做官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童子继续在一旁嘀咕,“小心被抓住了绑你回庐州!”

“所以说了!”书生对他眨眨眼,“咱们不住开封府,不跟我爹说,不就没人知道了!”

小童子摇头叹气,总觉得眼皮子跳。

书生又往前走了一阵,“对了,我听说开封府有个大才子叫公孙策,有机会一定要跟他讨教讨教,爹之前还寄了他的墨宝给我看呢……那一手好字,啧啧!好久没见展大哥了,不知道好不好,对了,听说还多了个锦毛鼠,哎呀,果然开封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比庐州那穷乡僻壤的好玩儿多了。”

小书童摇头,转眼看路旁风光,这一看……

“唉呀妈呀!”书童往前一窜,搂住自家少爷,“少爷少爷!”

“你又怎么啦?”书生不耐烦地回头看他。

“林子里头!”小童子一指旁边的林子,“你看啊,林子里好像有人躺着。”

书生一愣,眯着眼睛往前走了几步,顺着少年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就见树林的草丛里躺着一个人,看那乌黑披散的长发,似乎还是个女人。

“哎呀!”书生赶紧往里跑,“小姐?这位小姐?”

到了跟前,就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躺在树荫里,一头长发铺在地上。这姑娘看起来非常纤弱,关键是脸很白很白。

“唉,少爷你干嘛?”

小童见书生要去扶那姑娘,赶紧拦着,“你知是活人死人啊?”

“胡说什么你?!”书生将姑娘扶起来把脉,嘴上说没事,心里却也有些发毛。这荒山野林的,一个姑娘一身白躺在林子里,脸白身上还冷……哎呀,没脉!

就在这时,忽然,那姑娘猛一睁眼。

“啊!”书生和书童下意识地窜起来往后退了一步,书童抱着书生躲在他身后,闭着眼睛喊,“天灵灵地灵灵,我家少爷是文曲星之后,妖魔鬼怪勿接近……哎呀。”

他话没说完,让书生狠狠踹了一脚。

书童揉着膝盖赶紧闭嘴,依旧躲在少主人身后,紧张地看着前方的姑娘。

那位白衣女子将一双苍白秀美的手缩回袖子里,轻轻地蜷缩起来依偎在一棵树旁,似乎娇弱不胜风,怯生生地说,“我走不动了……”

那一把声音揉糯婉转,似一把吴侬软语,说得人心慌慌。

书生和书童对视了一眼,书童踮起脚在书生耳边嘀咕,“鬼啊少爷!这个腔调肯定是鬼!”

书生无奈白了他一眼,给那姑娘轻轻一礼,道,“在下包延,这是我家书童包福,姑娘贵姓?为何独自在此处?。”

姑娘挨着树,似害怕又似害羞地看了看两人,小声说,“五妹。”

“妩媚?”包延和包福都一歪头——这名字有些那什么……

“我排行第五,所以叫五妹,小名叫小五。”姑娘声调特偏高,声音不响,似乎还有些假音,刚一听以为是苏州口音的吴侬软语,如今仔细一听……似乎是唱戏的!还是那种哀怨情长的南戏。

“哦,五姑娘家住哪里?我们护送你回去吧?”包延还挺热心。

那位五姑娘却是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递给包延,“今日吉日,说能遇到贵人相助,公子可否帮我专呈一封书信,小女子感激不尽,来生做牛做马以报大恩。”

“送一封信么,哪里那样严重。呃……”包延接过信看了一眼,惊得眼皮子也一挑,就见上头赫然写着——开封府包大人。

“呃。”包福拽拽包延的袖子,“给老爷的。”

包延问那五姑娘,“姑娘该不会有冤情要诉与青天包大人?”

“嗯。”姑娘轻轻巧巧地点头,用白色衣袖轻挡朱唇,“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

包延和包福就觉得脖颈子冒凉气,“这个,那不亲自走趟衙门,说清楚了?”

“走不动了……”姑娘靠着树,娇弱地回答。

“没事姑娘。”包延一拍胸脯,“我背你进城,然后找个轿子,抬你去开封府告状。”

“我进不去。”姑娘却还是怯怯说了一句,声音几不可闻,“开封府阳气太重,包大人文曲星转世。”

“哦!阳气重啊……”

包延和包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脑袋里一下子反应过来什么叫阳气重的时候,从山林深处吹来了一阵阴风。

“呀啊!少爷少爷!”包福毕竟还是小孩子,抱住包延吓得哇哇大叫。

包延也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半天没喘过来。

好容易等那阵冷风过去,再睁眼看——只见刚刚靠在树边的五姑娘,踪迹全无。

包延四下找了找,哪里还有人,就觉得全身鸡皮疙瘩一个一个地冒出来,手心直冒冷汗。与目瞪口呆的包福对视了一眼,两人突然“妈呀!”一嗓子,从林子里窜了出去,飞奔到大路上。站到了大太阳底下,才觉得那股从脚底泛上来的寒意减轻了些。

大口喘了喘气,包延低头看手中的信,刚才林子里光线暗看不清楚,现在才看明白,就见那黄纸信封上面的子集并非是黑色墨迹,而是黑红色——干涸了的血迹!

“少爷,这信要不得啊要不得!”包福赶紧道,“烧了吧,不然那女鬼一直缠着我们就糟糕了。”

“那怎么行?!”包延脸色一沉,“她又没伤害我们,只不过让我们给她递个信,你刚才也听到她说了,‘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指不定是叫人害死了,实在没法了,魂魄才来拦着我们告状!”说着,将信往怀里一揣,“咱们啊,想法子偷偷交到开封府去,让我爹给审这冤案!”说完,甩着袖子走了。

包福只好摇着头跟上。

这包延和包福是谁?不是外人。包延是包大人次子,白福是他的书童。

这包延和其母董氏一道,常年生活在包大人的老家庐州老宅之中。包延从小饱读诗书,原本包拯是想要培养他做官,为民请命的。

可之前包拯之侄、他嫂娘唯一子嗣包勉,在担任地方官员之时贪赃枉法。最后让包大人大义灭亲给铡了,这事情似乎对他有些触动。

从那之后,包拯便不让包延考学了,就怕他做了官,有朝一日步包勉后尘。

可这包延偏偏聪明绝顶,与包拯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庐州城出了名的大才子就是他。包拯不准他来开封参加秋试,可他又胸怀天下志向远大,觉得好男儿饱读诗书就要造福一方,此人还与包拯性格相似,刚正不阿爱管闲事。于是便瞒着他娘说出外看个朋友,带着书童包福,悄悄地跑到开封府来了。誓要考个状元,好让他爹心服口服。

可没想到,还没进开封城呢,就遇到冤魂告状。

包延暗自嘀咕,这世上真有这妖魔鬼怪不成?

“阿嚏……”展昭走在开封府前的主街之上,太阳光有些刺目,晃得他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揉了揉鼻子,看身旁的白玉堂。

白玉堂与他并肩而行,问,“你觉得谁想杀庞煜?”

展昭堂摇头,“得查查他身边的人……”话没说完,目光却被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吸引了。

那马车紫檀木的车顶,手工精巧不是一般人家能用的,车窗帘子轻轻挑着,里头有位女子正在往外张望。

车子过去的时候展昭一眼瞥见了,觉得有几分眼熟——再仔细一想,这不是那位落歆夫人么?赵祯幽会的那位情人。

展昭想都没想就跟了过去。

白玉堂没看到车里的人,只见展昭突然拐了个弯往别处去,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就跟他来了。

只见那架马车在一家松脂铺子前面停了下来,下人撩起门帘,一个小丫鬟扶着落歆夫人款款地走了出来,进入铺子里。

展昭纳闷,“松脂不是用来盖屋的么?她一个女儿家要来作甚?”

“她是琴姬么。”白玉堂提醒,“古琴需擦松脂保护琴弦。”

“哦!”展昭点了点头,往前走,那架势似乎也想进铺子。

“唉。”白玉堂拦住他,问,“你去干什么?”

展昭微微一挑眉,“去看看……你不好奇么?”

白玉堂想了想,跟着展昭往店里去了。

这铺子应该是近段时间开的,因为展昭之前没见过,铺子掌柜也并不认识他,过来问两人,“两位,要点什么?”

可大堂之中除了掌柜的和满屋子的货物,并没有落歆夫人。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邪门了!分明看到她进来的,马车还在门口呢,怎么人不在大堂里呢?

“呃,二位公子,想要什么?”掌柜的又问了一句。

展昭转眼盯着白玉堂,示意——你想办法,随便买点!

白玉堂只好说,“要上好的松膏,护琴的。”

“哦!”掌故的眉开眼笑,松脂和松膏虽然质地差不多,不过价钱可差了一大截,那松膏价值连城,几乎与黄金一个价,而且品种繁多。

掌柜的带着白玉堂到一旁选松膏,白玉堂是个懂行的,知道展昭让他拖时间呢,就有意慢慢挑。

展昭则是在大堂里原地转了转,边往门帘子后面张望,后头似乎是一个小院。

展昭眼珠子一转,趁着掌柜的不注意,一闪身进入了后头的院子。

白玉堂微微皱眉——这猫……只好继续拖住掌柜的,多买些质地好的松膏。这掌柜的估计有至少大半年没卖出去松膏了,热心地给白玉堂讲解。

展昭进入了后头的院子,忽然就闻到一股子辣味,捂着鼻子“嚏……”

他揉了揉鼻子,这辣味在哪儿闻过呢?一想——明白了!这不就是昨儿个尝过的那个“辣死猫鸭脖子”么?原来这地方和那鸭脖铺子是隔壁!想到这鸭脖子,展昭还有些想要磨牙的冲动。

捏着鼻子往前走了几步,展昭听到在院子西侧有一个圆形石洞后面,似乎有声音传来。

跑到石洞口一看,后头还是个院子,不远处一座小屋,看样子似乎是个祠堂。门开着,里面传来,“笃笃笃”的敲木鱼声,还似乎有人念经的声音。

展昭纳闷,莫不是那落歆夫人上这儿来念经来了?

他施展轻功,闪到了祠堂大门的窗户旁边往里一看……果然!就见落歆夫人跪在一个蒲团上面,旁边一张小凳,上头一个黑色的木鱼,她一手拿着念珠一手拿着木鱼,正在念经。

展昭注意看,只见她前方的神龛之上,供奉着五个大小相同的灵位。

灵位用白色的绸子盖着,展昭微微皱眉。

用白绸子盖灵位这是江湖规矩。说明灵位的主人是被人害死的,而且死得还比较惨,死者的亲人誓要复仇。

用白色绸子盖灵位,是为了日后一旦抓到了真凶,就用凶手的血将绸子染红,再掀开。这样死者才会安心去投胎,否则必然化作厉鬼,来讨回公道。

展昭暗暗心惊,落歆夫人不过是个弹琴的弱女子,怎么的还有这些规矩呢?

正想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咔咔……”的声音。

展昭一跃上了屋顶,往远处眺望。就见在与院墙一墙之隔的小巷子里,支着两口锅子,两个打着赤膊的大汉正在炒辣子。

一口锅里是红辣子配孜然,另一口锅里炒的是白辣子配姜末,一看就辣得人烧心。

展昭鼻子灵光,不自觉地就嗅了嗅,“啊……阿嚏。”

“什么人?”

祠堂里的落歆夫人突然问了一声,展昭一惊——这喊出来的话里似乎不经意间带出些内力来,这落歆夫人不是弱女子,她会功夫而且不低!

眼看着有可能打草惊蛇了,展昭“喵”了一声,用了他那招百试百灵的“喵呜脱逃计”。

随后,他急急忙忙从后边的院墙窜了出去……正从“辣死猫鸭脖店”上头掠过,闻了满满的辣味,辣得他一个劲打喷嚏。

成功脱逃后,展昭快速绕了老大一个圈,回到松脂铺子前门,闪进来,神不知鬼不觉!

白玉堂正好付钱买下三盒松膏,乐得那掌柜的是眉开眼笑。

展昭进来的时机恰到好处,掌柜的抬起头,就觉得他正看墙上挂着的琴呢,还顺口说了一句,“公子好眼光,这可是好琴。”

展昭点了点头,又揉揉鼻子。

这时候,后头一个丫鬟走了出来,正是落歆夫人手底下的丫鬟。她出来见有生意,边不经意地问掌柜的,“秦爷,刚才有人上后头去过没?”

掌柜的一愣,摇头,“不能啊!没人进来过。”

丫鬟狐疑地看了看展昭和白玉堂。

掌柜的轻轻对她一摇头——示意这两人也没离开过。

丫鬟才皱着眉头回去了。

展昭见白玉堂买好东西了,就轻轻一拽他,拉着他离开了。

出了门一拐出巷子,展昭凑过去低声跟白玉堂说,“这落歆夫人不简单!皇上可别着了道了!”

白玉堂淡淡一笑,“猫儿,这掌柜的,也不简单。”

展昭一愣,“看着就是个不会功夫的糟老头子啊!”

“的确是糟老头子没错。”白玉堂轻轻一抛手中一个青花瓷的松膏罐子,接在手里对展昭轻轻一晃,“这松膏是好东西,一般人弄不出来!”

两人说着话往前走,出了巷子,就见不远处一阵骚动。

有三个人在前面跑,手里拿着东西,后头一群人举着棍子追。

展昭看到了那三人,眉宇间就拧起一个疙瘩。

白玉堂就认识跑在前面那个是庞煜,他手里提着个鸟笼子,另一只手提着前摆,边跑边嚷嚷,“不关我的事啊,是那个书呆子!”

后头,一个面孔白皙,清俊儒雅的年轻书生拉着一个十三四岁的书童玩命跟着跑。

展昭扶住了额头,“还不够乱啊!”

白玉堂问,“猫儿,跟庞煜在一起的书生是谁?”

问话见,就见庞煜看到展昭了,伸着手大喊,“展兄!”

而巧的是,后头那少年也看到了,伸手大喊,“展大哥!”

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同时喊,“救命啊!”

展昭和白玉堂纵身一跃上前,将三人拦在了身后。

那群追他们的似乎是家丁护院,总之一看到展昭他们来了,也不敢造次,转身离开还不忘回头警告,“别让我们在碰见你!”

庞煜松了口气,白玉堂一眼看见他手里的鸟笼子了,伸手拿过来,“红金丝雀?”

只见庞煜笼子里一只浑身火红的小雀儿,看到白玉堂了,张嘴“喳喳”两声。

白玉堂微微皱眉,“声音不如红金丝雀好听啊,而且没见过眼珠子都是红色的红金丝雀。”

“非也非也!”书生过来摇头晃脑道,“这位兄台眼拙了,这是火鲮鸟儿,不是红金丝雀。红金丝雀稀少,最大特点是舌头乌黑!极品则发紫。这火鲮鸟外形和红金丝雀极像,只有眼珠和舌头颜色不同。不过价格却是相差甚远!红金丝雀叫声悦耳动人,乃是雀中极品。可这火鲮鸟声如老鸭,山中到处都是,只值几个铜板。不太厚道的鸟贩子都拿它来糊弄人,那些富家公子容易上当!”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这书生知道得挺多啊。

“你快别说了!”庞煜气呼呼瞪着那书生,“都是因为你!”说着,扒拉着展昭道,“展兄,我刚才在酒楼,刚要给你们打听打听,跟那陆公子套套近乎,偏偏这书呆子进去了茶馆,将所有的鸟都贬得一文不值,气得那些公子哥儿都让家丁追我们打,我还被他连累了!”

展昭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看那书生,“二公子,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那书生不是别人,正是包延。就展昭所知,若论书生闯祸的本事,这包延可不比公孙差,包大人也是一看到他就头痛。

“展大哥,碰着你可算太好了!”说着,他从怀中掏出那封信,塞进了展昭手里,“给我爹啊,就说一个叫五妹的女鬼给的。还有啊,千万别告诉他我来了开封了!”说完,拽住包福就跑。

“唉!”展昭拿着信,心说什么女鬼啊?可是再看,包延已经钻进巷子没影了。

“猫儿,什么人?”白玉堂听得不清不楚的,忍不住问展昭。

“哦。”展昭将信收起来,“他叫包延,包大人的公子。”

“什么?”

展昭的话刚说完,身后庞煜一惊一乍地蹦了起来,张大了嘴看展昭,“他……他……”

白玉堂也点头,“我倒是听说过包大人家有一位公子聪明之极,原来他就是包延。”

“骗人!”庞煜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瞅着展昭,“绝对不可能!”

展昭好笑,“是真的!”

庞煜伸手搓脸,一脸不信地问,“那他为什么那么白?!”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沉默良久,都伸手摸下巴。

……

这边的骚乱渐渐平息。

远处的一座酒楼,三楼之上,倚栏站着两个人,正在对饮,边注视着下方的三人。

“有展昭和白玉堂给庞煜做靠山,难怪他躲过一次又一次。”

“放心,已经都安排好了,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手脚最好快一点。”拿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嘴角轻轻挑起的弧度带着一丝阴冷,“庞煜,必须死!”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m.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佛堂春色 修炼狂潮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御膳人家 天之骄女 求魔 花娇 盛世嫡妃 火影之宇智波容霖 盛世医妃 神印王座 狂医废材妃 妃嫔这职业 女帝本色 升邪 天命凰谋 斗武乾坤 仙逆 魔临 医妃惊世
经典收藏 恐怖故事群 魔临 诡行天下 创造至高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阴府真君 深夜书屋 人小鬼大 虚界巫师 神魂之判官 逆反之罪 意识轮回 旱魃神探 尸王小道长
最近更新 虚界巫师 恐怖故事群 诡行天下 创造至高 深夜书屋 逆反之罪 阴府真君 魔临 意识轮回 旱魃神探 神魂之判官 人小鬼大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尸王小道长
诡行天下 耳雅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